现在位置:主页 > 有机人物 >

与土地打交道的人,心胸会越来越开阔

1488513611 来源:未知 点击:126

  农业有做不完的事、说不完的话。

  王姐祖籍唐山,自小在张家口坝上地区的察北牧场长大。那里是一个只有2万人口的小县城,当地与内蒙接壤,那里气候冷凉,空气清新,草场及耕地面积大,当地人以农业和畜牧业为主业。“我是当地人,更熟悉这块土地。”王姐算是在大自然中长大的孩子,小时候,常与小伙伴们在草地上,树林里挖野菜、采野果当零食吃。在她的熏陶下,女儿也喜欢到大自然中去,认识很多植物,上大学的女儿放暑假带着同学去农场玩,会骄傲地说:“我认识好多田里的东西!”她会带着告诉同学各种野草的名字及食用价值,这也是遗传自妈妈热爱自然的基因吧。

  朱镕基任总理时期,国企改革,几千万工人下岗。曾在政府机关行政办公室工作的她,下岗后成为了中国最早的一批打字员。从机关单位出来时,王姐才23岁,一个月工资156元,一年不到2000元的收入。响应国家全民创业的号召,她做起了印刷业,1996年,一年就能挣15万了,几乎成为镇子里的首富。当时,她买了轿车,买了楼房, “那时候,我觉得衣食无忧了,就与老公商量,咱们干点什么吧?”

  2006年,王姐一家开始做起野菜,她认为保健食材前景广阔,在北京从事蔬菜批发生意的先生也回来帮忙了。夫妇俩到野地里采种子,看到什么就采什么,从一亩实验田开始,种起了蒲公英和沙葱等。全身心投入到农业中,他们便没时间打理印刷生意,索性把印刷厂给关了。“我们那时年轻嘛,不知天高地厚,30刚出头,把手头来钱的财路都截断了,生意也停掉了,结果是一瓢接着一瓢的冷水泼了过来。”

  那个年关,很难过。

  野菜在当地是不被认可的,老人们嘲笑道:“挨饿时吃够了的东西,谁还吃呀?喂牛吃的东西,有人吃吗?”第一年种出来的野菜卖不出去,就送给老百姓喂羊、喂兔子,让邻居随便采。第二年接着种,有些邻居看见了,好奇地问:“这也能吃啊?”“能吃!”王姐就开始教他们做,爱琢磨做菜的习惯也是从那时养成的。“我年轻的时候,根本不上手做饭,就是靠父母。”想要把东西推荐出去必须先了解食材,于是,王姐开始查资料,试着做菜。除了教老乡做菜,她还会分享诸如蒲公英泡茶治咽炎的小偏方,也会告诉农户,给牛吃地里的蒲公英可防治乳腺炎。他们试过之后发现真的是这样,就开始偷王姐地里的野菜。

  由于野菜的保鲜期较短,王姐建了个小冷库。“那时候就是没经验嘛,盲目地扩大规模,第三年已经种了十多亩的蒲公英了,大片大片长出来没有办法销售,让它自然死掉。第四年还在盲目扩大规模,种到了100亩了,没办法,扔了可惜就加工,花了大量人力物力做成速冻野菜。”自建冷库存不下了,就将做好后的野菜存放到别人的冷库里。天不遂人愿,因为朋友的冷库停电,所以十多万斤的野菜全部坏掉。“到第四、五年的时候,我的积蓄已经花光了,全部投入到了地里头,等于把我的身家性命搭进去了。”(讲到这里,王姐长长地叹了口气)

  那 一年,虽然特别艰难,但走过来之后,才发现还不是最艰难的。“成库成库的野菜坏掉了,十几万啊。我们去冷库看野菜的时候,含着眼泪,我同老公说:走吧,咱们别看了!我们去清点自己的小冷库,看看还剩什么,能做什么。我们冷库里还有三四千斤的野菜。那一个年关是很难过的,全家人都没有办年货,因为我们没钱 了。我一个特别好的同学借了四万元给我们,同学说:看看明年做些什么吧,做不下去就别做啦!”。

我要留言:
称呼: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