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主页 > 有机人物 >

李昌平:我的“精准扶贫”之路

1488517589 来源:未知 点击:180

  我曾经做过四个乡镇的党委书记,在乡镇工作过17年。后又在云南贵州等地的少数民族地区做了多年扶贫。无论是在乡镇干部的岗位上,还是在扶贫“官员”的岗位上,农村老人始终是我最关注的一群人。我一直有一股强烈的为农村最弱势的老人群体服务的冲动。

  要帮助最弱势的数以亿计的农村老人,怎么做呢?

  从2005年开始,我开始了自己的“精准扶贫”——在协作农民发展的过程中优先惠及农村老人群体。我选择从自己的村子开始我的“精准扶贫”,并且是从创建村社内置合作金融促发展开始的。 

 

 养老资金互助社提升了爱老尊老的风气,图为村里的老人与李昌平见面拥抱。

  资金互助促发展,利息收益敬老人

  我家在湖北省监利县周河乡王垸村,是洪湖西岸边上的一个渔村。村民大多以养殖螃蟹和鱼虾为生,贷款需求比较大。在上世纪80年代,我们村所在地有农业银行和信用社的分支机构,农民贷款也比较容易。后来,农业银行和信用社都撤走了,农民不仅贷款难,存款也要到十几公里外的镇上。

  我常常为兄弟姐妹和亲戚朋友贷款难所困扰,每年都帮助他们求爷爷拜奶奶的找贷款。累,丢面子,贴钱还贷款是常有的事。

  我们村有点集体经济,每年能够拿出5万元给村里的老人过年发红包,人均200元。2005年年初,我和村书记李花清商量:我找10万元,村里出25万元,每位老人出2000元,创建王垸村养老资金互助社——村社内置合作金融。由老人们给年轻人放贷款,解决村民贷款难。我找来的10万元和村里的25万元所产生的利息收益全部分配给老人。这叫“资金互助促发展,利息收益敬老人”。

  我跟李花清书记算账:如果250个老人,一人出资2000元,是50万元。村里出资25万元,我出资10万元,合计是85万元。按照信用社的实际贷款利率算,当年收益不少于12万元。每个老人当年可实现分配400元,比上年增加一倍,还有积累,且本钱也还在。如果逐年增加资金规模,不仅老人收益年年增加,还能帮助村民解决贷款难,且干群关系也会有大改善。

  李花清书记觉得我的主意非常好,但他有两点担心:一是符不符合政策?二是放款了收不回怎么办?

  我给李花清书记讲了一号文件的精神,第一个担心可以放下。放贷款了,是有可能收不回来的,这确实这是个问题。我跟花清书记说,我们想办法努力把风险管理到最小:第一,开始时,每户最高只能贷款5万;第二,农户用土地承包权抵押贷款;第三,把老人编成小组,把贷款指标分配到老人小组,贷款由老人小组审批,根据贷款额度由n个老人担保贷款;第四,贷款时夫妻俩都必须签字画押。这样,即使有个别农户贷款后经营失败了,应该不会赖老人们的账。只要不赖账,极个别人一时还不上本金,先还利息,再慢慢还本,风险应该是可以控制的。

  我们村里的老人们参与积极性特别高,还给李花清书记鼓劲打气。我花了一天多时间协作村里的老人“积极分子”、村干部等制定了王垸村内置合作金融——养老资金互助社章程,选举了理事会和监事会,70岁的老书记李功兵被选举为理事长,村支书李花清被选举为监事长。2006年年初,王垸村养老资金互助社——村社内置金融开业了,初始资金87万元。

  李功兵理事长领导的理事会制定了一套极其简单的工作机制和管理办法:所有贷款的期限都是一年,贷款要申请排队编号(先申请优先得到贷款),每年腊月小年前后两天,收回贷款——决算——再按照申请贷款的排队号发放贷款——分红大会——张榜公布。理事会一年只办公5天时间。

  2006年王垸村养老资金互助社收入超过12万元,每个老人分红400元,比上年增加了一倍,且还增加了2万元积累。

  2013年过小年,我回家参加了养老资金互助社的分红,当年每个老人分红900元。分红日,成了我们村老人们的节日。

  2016年,养老资金互助社的资金规模超过了300万元,收入接近40万元,年终每位老人分红1000元。2016年,王垸村老人协会举办了首届重阳节,重阳节摆酒席100桌,请正规剧团在村里唱了两天两夜的花鼓戏, 村里的乡贤为重阳节捐款7万元,年轻小伙姑娘踊跃当志愿者为老人服务。

  从2006年以来,我们村的养老资金互助社为村民发展经济发放贷款2000万元多,累计为老人们分红107万元。更重要的是,由于有了村社内置金融——养老资金互助社,村里发生了很多变化,特别是,老人地位高了,好儿子儿媳多了。

  敬老胜过敬菩萨

  农民有土地、山林、水面、房屋等,这都是农民的财产,但农民的财产不能在银行抵押贷款。这是农民和市民的最大不同。农民的财产权若像城市市民财产权一样可以抵押贷款,农民发展能力就会有极大提升,农民财产性收入就会有突破性的增长。

  河南信阳市是省级农村综合改革试验区,该改革试验区的核心试验课题就是通过土地制度创新让农民的承包地和山林等能够在金融机构获得抵押贷款。

  2008年,河南信阳市平桥区郝堂村的农民,终于拿到了土地承包证,林权证等,都是70年的,和城市产权一样。可是,农民花钱领到的70年产权证在任何金融机构都不能抵押贷款,政府动员农民参与林地确权、土地确权时信誓旦旦的承诺落空了。

我要留言:
称呼: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价:
友情链接